羽衣甘藍的學問。記

碰上了平源,他一如既往,看見我們便大聲問:「食唔食菜~~好靚呀D菜,食唔哂呀我地,拎一些返去啦。」

我們常常都有些不好意思,常常平源都會給我們作物,但我們好像沒有甚麼可回饋給他。(我想除了金錢,有沒有我可以做的呢)

他十分熱情邀請,我們便跟他到田,他的菜真的種的很漂亮,每一顆都很包滿,又很翠綠,今次他跟我們說,他種了很多油麥菜和苦麥菜,原來苦麥菜和油麥菜是同一科,只是苦麥菜吃起來會帶少少甘甜,比較營養高,而且出面較難找到,所以他給了我們嘗嘗,真的有一點甘的味道。

之後我提到上一次的羽衣甘藍十分好吃,比起出面的嫩身很多,而且味道較甜,一說起,他立刻說:「好吃便要再吃了,來來來~」 

之後平源便帶我們到他家,原來他家中有一塊小田,種了紅菜頭和四種羽衣甘藍,而且每款他都能告訴你食法和好處,他真的超利厲,我們在他一邊介紹一邊忍不開始吃了起來,真的很好味,全都爽口清甜(很想再認識他多一些~~)

羽衣甘藍林
第一次見四種羽衣甘藍

Curly Kale 卷卷綠甘藍(左,上)

這是最常見品種,現在街市超市當造時候一定有得買。口感帶微苦,莖身堅實,所以只取其葉。可拌沙律、略炒、放上豆蓉湯、混合水果smoothie等。

Red Kale 紅甘藍(右)

這復古品種的顏色介乎藍綠色與紫紅色之間。它的最大優點,是一流的小甜口感及外觀,用作沙律菜非常合適。寒冬日子,葉片顏色會轉深。它比一般羽衣甘藍更甜及柔滑。較爽脆的紅甘藍,味道清甜富堅果味。紫紅色莖葉,適合炒及炆的菜式。 

Lacinato or Tuscan Kale 意大利深綠甘藍 (下)

亦稱為恐龍甘藍。原產自意大利,現種植遍及全世界。深色的長葉,口感幼滑。溫和的草腥味,生食及炒菜尤其適合。 

我帶回家後,這些羽衣甘藍打破媽媽一貫想像(又硬又粗又不知道要怎樣吃),原來是可以爽脆清甜 ,還叫我下一次再買回來。

http://www.etnet.com.hk/www/tc/health/LA52851

遊淋坑山。記

原來天水圍有一個小後山 – 淋坑山,只需要大約三十分鐘就可以登頂。又簡單又易行,途中有很多小驚喜。

上山一點都不辛苦,但有很多不同小路,我們常常都估要行哪一條,我們想只要是向上行應該都是可以到達的,人人都有不同方法和嘗試。

陽光普照的一天。

行到山頂,看到有很多健體設施,全部都係人手搭建,山系健體設施,要將這些素材抬上山需要力氣不少。

山系健體設施,使用甚麼材料,如何配搭得既實用又美觀,都是一種美學。

山上風景,可以看到深圳邊界。

午後的陽光在樹林間灑落,站在陰涼的樹下享受微風。

下山後,我第一次看到這樣有趣的景象,當時以為是在曬衣服時,原來是在曬鹹魚。

同行者說的: 在山峯與山峯之間或者是上山的路,我們都會看到有石屎路,其實在很多年前,傳說是由居民一手一腳擔水泥搭建而成,或者是由居民開辟新路上山的。
大家自發共建,如齒輪般互相配合,建造各種設施,到現在好像大家都用得不錯。

「升key雀」- 噪鵑故事。記

噪鵑叫聲

正值春天,但已經天氣炎熱,走一會都汗流浹背,難得中午都有點涼風,於是便坐在士多與阿婆乘涼,順便閒聊閒聊,閒聊間聽到 「ko-el」~「ko-el」~。正是我們所謂的「升key雀」- 噪鵑,一到春天就日叫夜叫半夜叫,煩到個個都一定聽過。

突然,阿婆說:「你知唔知呢隻雀好有義氣。」

我有些好奇: 「義氣?」

阿婆說:「係呀,佢好有義氣,我地潮州有個故事,係講佢地兩姑嫂咩都識繡,淨係呢個楊梅未繡過,所以就半夜上山…………」

回家跟住阿婆的說法,我再上網查,原來是一個潮州的民間故事。

這種鳥被潮汕人稱作「姑虎鳥」,其名字的由來取決其「ko-el」的叫聲同故事

噪鵑

古時候,潮州城外有座南山,南山腳下有一個四面環山,風景秀美的小山村莊,住著不到百戶人家。這裡的人安居樂業,自供自足,因為遠離塵世,不用收交稅納糧,所有的人都過得閒逸快樂。沒有貧貴階級之分,無攀比心理。雖吃穿不愁,但像農活的用具,孩子識字的書籍,山裡缺乏的藥物,卻是需要出去外界購買。

後來,村裡們都想出了用村裡會繡花的姑娘婦女們閒時繡的繡品,出去換錢。再買需要的物品。就這樣,他們一年年如此的變賣繡品換買需要的物品。

一天,姑嫂二人在家裡繡花,說起了什麼花樣都繡遍了,想試試繡別的沒洙花樣。想來想去,她們只有沒繡過楊梅花。當時正恰春天,後山上的楊梅樹開花。因為楊梅花開,都是夜深時刻。於是姑嫂二人決定在十五晚上上山,這樣大自然的月光可以有助於她們看楊梅花開。

楊梅樹

姑嫂二人,起了身,寫了字條告知家人去向。便匆匆趕往後山,怕趕不上花開。走了一兩個小時的山路,終於來到了楊梅樹下等待花開。

夜深了,月亮爬上了當空,月色更加的明亮。楊梅樹上的花,在瞬間都開了。難以形容的艷麗,楊梅花開似枋棰形。大小花序不同,分別有十多個至三十六個。每個花序四至六朵小花兒。雌花是鮮紅色,雄花是暗紅色,開後慢慢變為黃紅色。

姑嫂二人賞花的同時,也用帶來的筆墨把花樣顏色都臨摹起來好回去繡成花,要把這色彩艷麗的花兒定格在一條條絲巾手帕,扇子里。她們把美好的願意揣進心裡,帶著喜悅準備回家。

誰知夜已深,她們迷路了,越走越遠,不慎進了深山,山裡傳來狼獸怒吼的聲音,恐懼充斥了她們的內心。朦朧的月色照著遠方慢悠悠而來的老虎。跑是跑不過的,於是她們找了附近高大一點的樹,平時只知繡花做家務的女人,爬樹不是她們的強項。

利用著老虎慢悠悠而來僅有的時間,小姑子幫著嫂子爬到了樹上。當嫂子要伸手拉姑子上樹的時候,老虎已經再跟前徘徊了。對於勢在必得的獵物,老虎顯得不慌不忙。倒是兩姑嫂慌了手腳,樹上的嫂子眼睜睜的看著姑子被老虎拖了去。

呼喊不成,哭泣不得,愣到回了神,天已經漸漸破曉,而昨夜艷麗的楊梅花似乎就沒開過,喜悅不知從何而開,同行的姑子更是沒了蹤影,一切彷彿是錯覺不是真實的。一切幻覺似的歡喜美好轉眼變成了現實的噩夢。

家,她沒有回,一路尋找著被老虎拖去的姑子。僅存的希望是姑子或許還活著,老虎沒把她吃掉。她要去找她,帶她一起回家。她們還有一起回家繡楊梅花,要給鄉親們看楊梅花開的艷麗色彩。

家裡的男人,等不到兩位去看楊梅花的女人。於是全部村民都組發起來,拿著鋤頭,扁擔,往後山去尋找她們。

可惜的是,他們到處找了一個月,山洞,森林都找不到她們姑嫂的蹤跡。經過楊梅林的時候,只是看見一隻灰褐色的,胸腹部有黑色橫條紋,尾羽長長的小鳥,一聲一聲的叫著,「姑虎,姑虎,姑呼,姑呼~」 回蕩著整個山谷。

故事帶著一絲絲傷感,想到如果牠每次叫的時候都是叫著她的姑子,會不會覺得牠沒有這麼煩呢?
亦因為這個故事 ,每當聽到「姑虎,姑虎~」大家生活喺城市,好多時都會覺得佢煩~但係隻雀提醒咗大家,梅樹成熟的時候, 很多時大自然有著一個循環/提醒。

資料來源:
https://www.sohu.com/a/134911347_657090
http://www.yufengmm.com/baike/guoshu/2148.html
https://www.hk01.com/%E5%

生活Kids Club開幕日。記

Sangwoodgoon – 生活Kids Club

//人需要食物,食物需要泥土。

2010年初春,一群參與保衛菜園村運動的青年成立生活館,希望通過成為積極的生產者,從而有改善生活、改變社會的可能。八年下來,我們堅持生產時令有機蔬菜,近年,生活館成員相繼成為父母,泥土、農業、食物、教育不再是抽象的「概念」,而是生活館社群必需思考的任務——讓下一代對土地和環境有更多關懷,好奇有愛地成長,這就是生活 Kids Club的起源。//

1/12/2019 生活Kids Club的開幕日,聽Jenny說是一年前在水盞田村裡遇到這片稻田,原本這裡長滿了野草,農舍亦破爛不堪,經過一年的開墾與復修,破屋變成了小白屋,野草變成了稻米和粟米,環境山光水色。

當日還有導賞團,介紹生活Kids Club,也講解整個空間的由來和心思,當中他們保留了很多客家的特色,而且也說了很多有關客家和稻米的故事, 將來種植稻米時便好像重現當時情景。除此之外,最令我深刻的是他們把門外水井的水,在地下做了三重過濾系統,所以在廚房開出來的水是可以直接飲用。

而當日還有好好好好好好味的午餐,全都是有機蔬菜,有手製薄餅、三色甘荀蛋餅、紅菜頭沙律、芝士雜菜…… 一到午餐時間,小朋友都急不及待衝進廚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趣事: 今日現場有很多小孩子,大家都玩得很開心,四處追逐,放聲大笑。其中一個小孩子,他要挑戰跳過一條窄的米田共坑,在爸爸沒有為意時,自己一躍而過,過一會兒,爸爸回頭看見 ,說:「厲害!是自己跳到,來!跳回來,這邊雖寛些少,爸爸挽著你。」

小孩拉著爸爸,用力一跳,誰知,底下全是軟泥,他雙腳都踏進米田共坑,爸爸拉也拉不住。當爸爸拉起他時,雙腳都變了深啡色,他倆對望一 下,然後便大笑起來。之後爸爸邊幫他除鞋邊說: 「死囉~比媽媽知道又鬧我唔睇住你,你重笑~」小孩子卻一直看著爸爸笑不停。

派米糊塗。記

村中他們米和油都會有共同購買(共購)的習慣,這個習慣由舊村一直到現在都保留著。

以前不算是「共購」,因為村頭的一戶是一間小士多,以前村附近都沒有超市和便利店。而從村出外一次來回採購生活品都要至少一小時,所以一些簡單的生活所需和零食都會在士多買到,而新園士多會賣多一些重物,例如: 米、油、包裝飲品等等,而重點必備——啤酒,因為士多是村民經常打躉的地方,一到晚上大家「吹水」必會想飲返兩杯,所以啤酒必備。

除此之外,新園士多亦會充當郵局,因為以前未必每家每戶都有信箱,而且他們沒有很清晰的門號,所以很多時信上只會寫是誰收信。郵差便會把所有信放到士多,大家回家前便會到士多取信。到了現在,縱使村民家門都會有信箱,但仍保留這樣的傳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而今日探高婆時,她兒子拎了一袋米入來,他說:「係士多拎左米返黎喇~」之後便走了。誰知當高婆打開時,發現內有三百大元,高婆:「點解會有錢係入面? 呢三百明明係我今朝比個仔,叫佢比嬌姐,做咩又係返到?吳通係個仔比返我?」

到了黃昏,高婆出公田淋水時,剛好見到嬌姐出黎散步,問道: 「點解會有三百係袋米到?唔係我比你咩?」

嬌姐: 「下!我無拎到錢咩?哎呀~我初頭叫你個仔放入米袋到,之後我分米既時候會拎,點知到分的時候又唔記得左。免費比左米你,哈哈哈~~~~」

高婆: 「我還以為係個仔比我,有免費米,哈哈哈~~~~」

嬌姐: 「而家老喇,成日都懵下懵下,好多事轉過頭就唔記得,錢都比埋人喇。」

高婆: 「嘿~我咪又係,朝早講完下朝就唔記得喇,哈哈哈~~~~」

我看住兩個老人家在田旁比拼記性差的經歷,我覺得真的很可愛。

不知高婆最後會否記得還給嬌姐三百大元,笑)~

轉載:[落草尋藝]08~阿婆整籃之菜園村高婆婆

轉載:https://comartforum.wordpress.com/2020/02/22/落草尋藝08阿婆整籃之菜園村高婆婆/

現在社會運動大型得很,也年青化,不知還有多少人記得2009年的反高鐵護菜園運動。當時挺身擋住高鐵路的菜園村村民,在堅持維護自己原有的生活方式和社區網絡之下,爭取到集體搬村。這在新界,是非原居民村沒有得到過的待遇。不過,並不像外界謠傳,他們搬村,一分一毫都要自己付,經過了好多年的建設,終於完成建村,現在終於叫做安樂。村民當中,也有不少人,自此在社會運動多有參與。

今次要同大家介紹的,是菜園村可愛的高婆婆!

在建村期間,有好多建築物料要運送到村裡,於是,就有好多膠篾。在好多長者眼中,廢物永不是廢物,而是等待被改裝變成另一種事物的[未完成物]。高婆婆就是這樣,將大量原本會被當作建築廢料倒成棕地上垃圾山的廢物,一條一條執起,變裝成一個又一個的編織品!!!

除了手藝之外,意念/概念都是藝術的重要一環:什麼是素材(可造之材)?什麼素材可以變身成另一個什麼東西?這種種都是創造性的判斷啊!如果這不算本土在地藝術,怎說得過去啊!!

黃薑皂。記


文:彤

年尾,薑的收成期,黃薑、生薑都可以收成了。
之前高婆給了我一些,我在想除了黃薑飯(我只懂這個⋯⋯)還可以做甚麼呢?
冬天到了,造皂也不錯。

之後,我用高婆的黃薑做造了手工皂送給村民,當我拎出來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們的反應,原來有些村民都有用手工皂的習慣和對此亦十分有興趣,有些則想嘗試些。除了開心之外,是大家即刻有很多不同的想法,立刻一一告訴我。

村民甲: 「可唔可以用香茅做?我有好多在雪櫃用唔完,我拎比你睇下。」
村民乙: 「可唔可以用洛神花做?我有好多呀~」
村民丙: 「我見到呀哥有好多玫瑰花跌左落黎, 你快些拎來試下。」
村民丁: 「是怎樣做的,的都想學。」

高婆的黃薑

黃薑皂的過程,要先把黃薑切片晾乾,之後磨成粉,再入皂,晾皂。
能夠用村民種的作物回贈給他們,感覺幸福。

馬屎莧

小片段: 之前有跟高婆說過有朋友生蛇,用來煲水洗澡,馬屎莧可解毒, 今次她一見到我,便立刻拿起鋤頭,叫我跟她一齊去挖,一挖就是兩大袋,還跟我說不多不多,用來煲湯、煲水、洗澡都可以。

小薯入菜園村之感想(四)

升級織籃記

文:Joanna

進屋見高婆織籃,門外曬著長麵條,閒聊幾句便開始訪問

高婆尤專心編籃,彼此都話不多,間中空氣突然靜了

要問要講的差不多,我們加入編籃行列,挑戰進階幼繩編織

再得高婆指導,加上前次經驗,已不如前次雞手鴨腳

編織得差不多,高婆破今早摘的木瓜,並煮玉米招待我們

趁機到門外,既協助、又訪問,欲知門外農作物

有事先告別,未能嚐玉米,感高婆一絲失望

文:Tiffany


第四次入村和高婆做訪問及織籃,主要問她生完小孩在港的經歷,發現高婆真是一位了不起的老人家,她耕田養大六名子女,其中一名女兒就讀香港理大,兩名兒子去了英國讀書。「耕田都送到仔女讀大學!」她重覆了這句說話好幾遍,我想她心裏也感到很自豪,而我也暗暗佩服和欣賞這位老人家。高婆十分熱情款待我們,她請了我們吃她所種的木瓜,吃著很甜很滋潤,心也是。她所用的物料是以前住鐵皮屋時留下的膠條,那些膠條五彩斑斕,利用剩餘下來的物資來織籃也十分環保。 不要看那些籃子好像很容易完成,其實自己做就知道不容易,那些膠條的數目十分多,編織時需要十分專心才能完成一個籃子。最後我完成不到一個籃子,高婆送了她教編織的籃子給我。


小薯入菜園村之感想(三)

織籃記

文:Joanna


此行遇狂風暴雨,睹雨下菜村,何不喜哉樂哉。

編籃似易實艱,眼花繚亂,須集中心神,方能臨危不亂。
是謂見高婆佳作,才失覺高人巧手,佩服不已。

高婆手巧更心靈,仍記前次訪談,愧備不全,幸覓得動力。

文:Tiffany

入村和高婆談天及學織籃。高婆十分喜歡織籃子,因為平日除了耕田她也沒有什麼特別東西做,所以她有空閒的時間就織籃。她的屋子也擺滿大大小小她所織的籃子,有的盛餐具,有的盛水果,有的盛雜物。

她所用的物料是以前住鐵皮屋時留下的膠條,那些膠條五彩斑斕,利用剩餘下來的物資來織籃也十分環保。 不要看那些籃子好像很容易完成,其實自己做就知道不容易,那些膠條的數目十分多,編織時需要十分專心才能完成一個籃子。最後我完成不到一個籃子,高婆送了她教編織的籃子給我。


小薯入菜園村之感想(二)

第二次入村

文:Joanna

今次入村跟高婆聊天了兩個小時。一見到高婆,她就分享自己左眼無端腫脹而去就醫的經歷,醫生說她敏感,但她跟我們強調自己從來都沒試過。因身體狀況,高婆最近都沒有耕作/幹活,主要留在家裏休息。她談至此,不禁慨嘆自己平生已挨得很辛苦,現在九十嵗還幹什麽活呢。雖然我驚訝高婆指對於耕作或工廠工作沒有喜歡不喜歡,但看到她分享別人羡慕他們兩口子能在長洲收錢住別墅、有人誇讚她的龍眼好吃等等時笑得眯起來的眼睛,透露著她為自己的辛勤和成果而感到驕傲和滿足,「沒有喜不喜歡」的背後或許隱藏著不自覺的情感,希望可以發掘到~

文:Tiffany

第二次入村主要探訪高婆,了解她以前的生活和做工廠妹的體驗。高婆雖然年事已高,但仍十分精靈和健康,她十分歡迎我們和她談天及做訪問,她年輕時做過電廠女工、家工、做建築和磅菜女工,還要照顧年幼的兒女,心想生活一定很不容易,但她很堅強,為了一家人的生活,也捱過了艱苦的日子。她有時說自己命很苦,但我覺得她是一個有福氣的老人家,經歷了很多辛酸事仍積極樂觀地生活,實在是這一代人需要學習的地方。

不 ‧ 同城誌 (dialogue of places)

同一片土地 不同的城感——街坊的影像對話

落草為藝

社區/社群藝術工作者交流活動

馬寶寶社區農場 Mapopo Community Farm

來察看節氣、土地、草木、生靈如何共生。由馬屎埔重新出發,發掘自主生活的可能。

鐵怒沿線

隨新界大型基建及新鐵路而起的燎火

東福青元重建關注組

這裡有東京街/福榮街及青山道/元州街兩個在深水埗區的重建區的朋友。最新消息都可在這裡看到!

土載四方眾

earth, the multitude

影行者~放映.講座.公開活動

影行者主辦或相關的公開活動

未存在的故鄉 exodus of nowhere

在越趨非此即彼,越來越喜歡為人貼標籤、迫人站邊以示正義的時代裡,我們可以選擇既有原則,但也有思考、了解、溝通、反思嗎?

舊區更新電視台總台

舊區重建電視台是由一群關心舊區重建,住屋自主權利,人民規劃權利和可持續發展的香港市民組成,希望透過媒體,讓重建區的居民以及關心事件人士的聲音,在大眾傳媒以外得以發出。希望各人可以在這個平台,互相連結和支持,讓我們在官商主控的土地/房屋/規劃政策之下,找到小市民的自主和尊嚴的空間。同時,也希望透過將錄像藝術交到一般市民手裡,找尋到舊區特有的本土文化和經濟特色,締造我們本土的錄像作品‧我們有幾個分台,總台這裡會有所有分台的連結,總台的作用是讓大家知道分台何時有新消息或新片,以及報導一些綜合消息,歡迎關心相關議題的朋友常來探訪!

草根視點

影行者進行中的工作

皇天后土 人民規劃

暫時到這兒更新皇后碼頭的訊息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