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專題系列] 墟・集・元朗? 元朗墟史懸案(之一)

/文:若聞

系列前言:不只是掌故
有一個少女,本想做個功課,以元朗八鄉居民的經驗,探討偏遠村落的村民買餸的問題,怎知挖呀挖呀,卻挖出一堆撲朔迷離的故事,遙遙呼應著[官。商。鄉。黑]之說,卻又是另一種版本,另一種複雜的感覺;又或者,在空間的管理文化鬆緊不同,或曰有/無商場文化,有/無領展的時代中,[官。商。鄉。黑]似乎都有不同的呈現。

話說什麼是「墟」什麼是「集」呢?「墟市」是不定期的 ,通常出現在鄉鎮地區;「市集」是在街道兩旁擺賣的不同大小攤檔組成,是指已形成一相對固定的擺賣空間。只要一旦舉行墟市活動,附近的居民就好像要慶祝節日一樣,到墟市趁熱鬧,因而便有 「趁墟」 一詞出現。也可以說,墟是一種流動的,有節慶性質的社群活動;集是一種相對固定的,已成為日常生活的交易空間。不過,隨著時間過去,不少墟的附近開始形成聚落,然後慢慢發展成集,但又沿用了「墟」 一字,所以也往往叫做「墟」了。所以,這個系列是寫掌故,又不只寫掌故,是寫過去,也是現在。

(一)
元朗舊墟--魚米之鄉自有墟

大約是1669,元朗那時稱為「圓蓢」或「圓塱」,名「圓」是因為這裡曾有過圓形的小丘,而「蓢」字來自「蓢箕」一詞,意指紅樹叢。顧名思義,元朗曾有過小圓丘與紅樹林。而另一名稱「圓塱」,意指被群山環抱和水源充足的低窪地區。元朗近海岸,有河道。近水源自然農業發達,近海岸自然有漁業和產鹽業,近水道自然商業便利。物豐富又交通便利,自然成為墟巿。(1)

人是隨水而生活,隨水而聚集,元朗具備了地域優勢。首先,元朗舊墟位於現今西邊圍及南邊圍一帶,交通方便。舊墟分東門和南門,東門是對南邊圍,陸路商人都是經此門進墟進行買賣,而南門對出則是元朗涌,亦稱作「水門頭」,商船停泊這兒,將貨物運入墟市。可見水陸兩路都能方便到達墟市。

第二,附近有很多鄉村,以元朗巿為中心,東面為錦田鄉、八郷;西面為藍地各鄉和洪水橋附近村落;南面為十八鄉村落群;北面為屏山鄉、天水圍、南山圍、流浮山等等、可見元朗人氣十足。(2)

第三,農產品豐富。元朗的農作物多樣化,兼種植範圍遼闊,再者土壤肥沃,故物產豐富,自給自足有餘,還可加工外銷。農作物除了稻米、雜糧、蔬菜外,還有家畜、家禽等飼養,所以很多鄉民都會帶農作物去「襯」墟。無論是貨品和價格,都是自由發展,大家一買一賣,自由進行。元朗墟昔日相當興旺,甚至曾有客棧和茶樓出現。(3)

可見「元朗舊墟」的出現是,慢慢聚集而成。所謂經濟,就是物質生產、流通、交換的活動。當時還是清朝,山高皇帝遠,就算鄉紳惡霸都未學會資本主義那種將每村空間都算盡計盡的技術,無領匯,無壟斷。故空間的相對自由使用,使農民同時可作為小商販的身份,自由去墟巿買賣,換取給自己其他生活所需。如果無鄉紳惡霸或其不是如此兇狠,大家自由擺賣,都可算是一定程度上的自由經濟。

學利東街(囍帖街)重建街坊阿may姐在2005年話齋,囍帖街印刷行業之所以咁興盛,是由街坊慢慢慢慢聚沙成塔,透過他們自由主導,才是自由經濟的模式。這也許述說了元朗舊墟最早期的狀況。(4)

16487431_933450156792009_6787253683230701329_o

廿世紀初的「鄉黑」——「自己友」

在廿世紀初,據聞當時元朗舊墟常有惡霸出沒。他們身穿黑衣,隨意伸腳踐踏商販的貨物,說一聲「兩文」,就將所有貨物據為己有。(5)當時地主偏袒同鄉經營者,只向外鄉人搾取租銀。這亦可謂最早期的「原居民」本土主義,對「非原居民」的欺壓。換句話說,對於外鄉人來講,黑衣人是惡霸;對於原居民來講,黑衣人是守衞本土利益的人。而所謂的外鄉人,其實只是稍遠的八鄉和十八鄉鄉民。

事實上,一個墟巿要成巿,一定要有外來人,有外來人才有貨品流通,墟市才能繁榮。其實,大家都是商販,到底為何身份認同會以出生地,而不是以工作性質來定義呢?又或出生地,要畫到方圓多少哩才算是自己人?這就不可而知了。

由於備受欺壓,八鄉、十八鄉等鄉民蘊釀組織公司,另立新墟。只可惜,封建社會的父權意識形態底下,大家相信蛇無頭不行,權力和責任都放在領頭人身上,無領頭人就會變做所謂的「不成事」。(6)當時無人願意「擔大旗」,故新墟一事不了了之,外鄉商販唯有繼續啞忍。

而若干年後元朗新墟的成立,是因為被認為「新移民」的鄉民不滿地權為錦田人所壟斷,加上元朗涌日益淤積,河水淺而不能通航,使舊墟的交通為之不便。交通不便「襯」墟的人亦會隨而減少,賺錢少了自然舊墟矛盾亦會上升。所以被認為「新移民」的鄉民開始就想反抗。

到底八鄉和十八鄉的居民,最後能否組織新墟,與當時舊墟的「原居民」分庭抗禮呢?且看下回分解。

[未完待續…

下週提要:二十世紀初,新界剛出租予大英之時,那些「非原居民」之中又有否風雲人物,於混沌亂世創新路呢?請看「元朗墟史懸案」(之二):聖旨未達悟醒遲?]
---------------------

(1)tEre-tErRiTOrY,〈跑遊元朗十八鄉 (11) - 元朗舊墟 圓塱墟〉。<http://blog.terewong.com/archives/7083>。
(2)   鄧達智、鄧桂香,《元朗・食事・好時光》。<http://www.superbookcity.com/media/mconnect_uploadfiles/9/7/9789621455147fp.pdf>。
(3) 鄧達智、鄧桂香,《元朗・食事・好時光》。<http://www.superbookcity.com/media/mconnect_uploadfiles/9/7/9789621455147fp.pdf>。
(4) H15關注組、舊區更新電視台: 《黃幡翻飛處》(紀錄片)

(5)麥敬灝,〈元朗兩墟興衰記:憶墟集思衣食〉,《明報》,2016年9月29日。http://news.mingpao.com/ins/instantnews/web_tc/article/20160929/s00022/1475141676566>。
港台節目:《百載鑪峰-1984》第四集〈元朗新舊墟〉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ne00LwPspfw
(6)  鄧達智、鄧桂香,《元朗・食事・好時光》。<http://www.superbookcity.com/media/mconnect_uploadfiles/9/7/9789621455147fp.pdf>。
圖片:跑遊元朗十八鄉 (11) - 元朗舊墟 圓塱墟
我又黎元朗舊墟

*此文為「土載四方眾」與「草根・行動・媒體」合作專題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不 ‧ 同城誌 (dialogue of places)

同一片土地 不同的城感——街坊的影像對話

落草為藝

社區/社群藝術工作者交流活動

馬寶寶社區農場 Mapopo Community Farm

來察看節氣、土地、草木、生靈如何共生。由馬屎埔重新出發,發掘自主生活的可能。

鐵怒沿線

隨新界大型基建及新鐵路而起的燎火

東福青元重建關注組

這裡有東京街/福榮街及青山道/元州街兩個在深水埗區的重建區的朋友。最新消息都可在這裡看到!

土載四方眾

earth, the multitude

影行者~放映.講座.公開活動

影行者主辦或相關的公開活動

未存在的故鄉 exodus of nowhere

在越趨非此即彼,越來越喜歡為人貼標籤、迫人站邊以示正義的時代裡,我們可以選擇既有原則,但也有思考、了解、溝通、反思嗎?

舊區更新電視台總台

舊區重建電視台是由一群關心舊區重建,住屋自主權利,人民規劃權利和可持續發展的香港市民組成,希望透過媒體,讓重建區的居民以及關心事件人士的聲音,在大眾傳媒以外得以發出。希望各人可以在這個平台,互相連結和支持,讓我們在官商主控的土地/房屋/規劃政策之下,找到小市民的自主和尊嚴的空間。同時,也希望透過將錄像藝術交到一般市民手裡,找尋到舊區特有的本土文化和經濟特色,締造我們本土的錄像作品‧我們有幾個分台,總台這裡會有所有分台的連結,總台的作用是讓大家知道分台何時有新消息或新片,以及報導一些綜合消息,歡迎關心相關議題的朋友常來探訪!

草根視點

影行者進行中的工作

皇天后土 人民規劃

暫時到這兒更新皇后碼頭的訊息吧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